每次和老公为长发短发争论到最後

作者:健康在线

大凡女孩子有了男友後,三千青丝的主权就潜移默化地转移了。当然男孩子不会傻到一夜政变,那种状况是潜移默化的,如同加拿大总理哈珀不知不觉地顺从了美国总统布什出兵伊拉克的建议。就我接触的男士们,一律地喜欢妻子留长发。而身边的女友,却短发居多,说是精神、便于打理。还见过一件真实的离婚案,提出分手的妻子总结了三大理由,其中一条就是:每次理发回家不能忍受丈夫无休止的埋怨。我当时听了暗暗偷笑,觉得这条理由好没理由。等到自己糊里糊涂飞蛾扑火入了围城,才知道那三千青丝的问题确实不比北冰洋主权来得简单。就说我家那位,每次我觉得头发长到憔悴菜色的地步,他却说:刚有女人味。有时还拿电视里播音员举例:那种式样也适合你,你们脸型差不多。我一看,不由叫了起来:“人家多大我多大?再则人家上电视台也不像我那样常年不打理就出门的。每天花时间伺候头发,多浪费生命呀~”这样的话题重复多了,就觉得好没意思,还是以其人之道还其人之身,看到温哥华街上一大公鸡头,就夸张地赞了起来:老公也,这种发型多时髦,你们的脸型差不多,你也去做一个哦!图片 1不过举眼看去,温哥华中老年女性留长发的比例确实大。有一阵子我在华埠警讯服务中心做义工,每年圣诞聚会时,看到不少女侨领和女董事们,虽然笑纹可掬却长发飘飘,加之健身头有术,背後看去,还以为是婀娜少妇呢。周末到广东茶馆饮茶,那些退休女士或家庭主妇们,也都是一身不起眼的衣服加上一头起眼的长发。是否温哥华男人一律地鼓励妻子们不论老少留长发呢?每次和老公为长发短发争论到最後,老公象与一个热恋对象绝交那样,咬咬牙:去吧,去剪吧。因此,我也去过不少理发店。温东的理发店实在朴素无华,有些店叫 Hair Design, 很多干脆就是Hair Cut,让人想到的只是理发师手上的用具和地上碎碎的头发,决不会有暧昧的感觉。那理发师举起工具的当儿,我就开始闭上眼睛一幅“英雄就义”的心态,豁出去了!这时不由得怀念起国内的美容美发院,那技术实在让人放心。最早先,理发其实只是一门普通的服务行业,简称“剃头”。後来,理发店豪华起来了,改名为“美发院”,里面工作人员穿着空姐模样的制服。再後来,添了两字:美发美容院,弄成楼上楼下的规模。楼上总有些用屏幕隔开的包房,说是护肤专用的。有一阵子,我很喜欢周末去洗头,只是为了享受附带的免费颈肩按摩。从国内的美容美发店出来,总是一身轻松一脸新气象。从温哥华的理发店出来情况就不同了,回到家里会对着镜子疑惑:那参差不齐的样子到底是温哥华的时尚还是理发师手艺的失误?成人高中的一位男生告诉我,尽管温哥华的理发师个个有卑诗省理发行业颁发的执照,可是他们的老师大多是金头发红头发的西人,练习对象也全是头发软软的鬈鬈的西人,剪削功夫的好坏无损毫发。“所以呢,我们男同胞往往被收拾出一个‘盖盖头’,叫人好不郁闷!”“哦!”我恍然大悟,“那么女同胞留长发,也是不得已呀。”好吧,三千青丝不打理也罢。这辈子就留一次长发吧。不过,头发从头皮能吸收到的营养大概就是这么点,你要它们长一点,它们就多白了几根。不过我也无所谓,反正温哥华天车公车上全是这样的华人姐妹们。

本文由钱柜手机娱乐官网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 青丝 烦恼